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开奖结果 > 正文
开奖结果

凤凰古城“进城费”风波升级br“不嫁凤凰男”调侃出政府决策软肋

发布时间:2019-09-05 浏览次数:

  “不嫁凤凰男”调侃出政府决策软肋本报记者 王梦婕 《 中国青年报 》( 2013年04月16日 03 版)

  “好女不嫁‘凤凰男’,因为每次上门都要钱。”这是4月14日,一句“横空出世”的网络流行语。让它两天内获得3000余条转发的动力,则是“中国最美小城”湖南湘西凤凰古城,被质疑了近一周的门票新政。

  4月10日,沈从文笔下的古镇凤凰正式由“边城”变成了“围城”。当地政府于3月中旬单方宣布:所有游客必须缴纳148元“进城费”才能入城,而此前,游客逛古城是免费的,只有参观9个特定景点才需交费。对凤凰本地居民来说,除了本人和直系亲属外,其他亲友“串门”也需交钱。

  11日,古城内众多商户自发罢市抗议“进城费导致散客锐减”,被凤凰县官方定义为系“无证导游、拉客人员”组织、唆使;12日,凤凰县官方与100多家客栈老板座谈,副县长高湘文称,商户必须度过阵痛期,“很多人不在乎门票多少”;14日~15日,家住该景区的小伙儿黄田被曝出“想带女友回家见父母”被拦,因为检票人员认为“女友不在免票政策之内”。而凤凰县官方对此戏剧性一幕的回应是:正常,规矩定了就该严肃。

  据中青舆情监测室统计,6天内,关注凤凰古城“进城费”的日均新闻数,从1000余条攀升至2300余条。日均微博数量从1.2万条攀升至8.4万条,近50万网民参与讨论。截至发稿,凤凰古城“进城费”已发酵为当日最热舆情事件。而中青舆情监测室对1000条网民留言进行抽样分析后显示,对“进城费”一事持否定态度的,占到91.3%。

  “本来是一起单纯的景区收费事件,最后却演变成了一部政府‘乱决策’和‘舆情回应失当’的反面教材。”网民“巴拉拉小魔仙_90771”的评论一针见血。

  15日,“凤凰居民带外地女友回家被索票”一事,高居百度新闻热搜词第四位。不少网民调侃:“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莫过于见凤凰婆婆前须交148元门票”。另一部分的网民,则敏锐嗅到了调侃背后政府“拍脑瓜决策”的一面。“对凤凰这么一个‘城在景中,景在城中’的社区型景点来说,请问‘本地居民和直系亲属不要票’怎么执行?是凭方言,还是出示证件?凤凰人结婚是不是不摆酒席,因为宾客要买票进场?外地媳妇到凤凰过年,是不是要随身携带结婚证?”网民“万能阿曼_69416”反问。

  在中青舆情监测室对900余条否定“进城费”网民意见的统计中,23.6%就指向政府决策的不科学,而“好女不嫁凤凰男”只调侃出了其不科学的一面。

  在另一面,12日,面对众多商户的利益诉求,高湘文副县长又出雷语:“很多人不在乎门票多少。”此“拍脑瓜”论断一出,立即遭到现实和舆论双重“滑铁卢”。据凤凰县官方透露,收取“进城费”后4天内门票进账已达227万元。但是散客的票却只卖了200余张,游客人数降为去年同期的38%。媒体披露,原本宾客满座的家庭旅馆,上周末的入住率亦不足五成,有的旅馆甚至上演“零入住”。“很多人不在乎门票多少”也引来新华社刊文质问:“统计数据显示,148元的门票接近湖南当地一个农民月纯收入的1/4。你说这样的门票价格,普通游客会不会在乎?”“门票多收‘三五斗’,游客量少了五六成,看似算得很精,却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”有媒体这样慨叹。

  网民否定意见中,质疑凤凰县官方决策不公开、不透明的声音更大,占到32.8%。

  “收费令”是否经过了听证程序?按照凤凰县副县长蔡龙的说法:凤凰古城门票由于是新定价格,而非涨价,故不需要听证。此言一出,立即引来“拍砖”无数。《旅行家杂志》官方微博发问:“景点收费本也无可置疑,只是收多少是合适的?收取的费用怎样合理分配?是还利于民,还是用于古城维护?这些都太模糊。”网民“耗儿女儿”也称:“我赞成适当收费和限制人数,以保护古城风貌。不能接受的,是模糊的收费流向,和政府傲慢的辩解态度。”网民“桀骜之风”则一声叹息:“对于收门票,若没有任何监督,到头来还是肥了‘看不见的手’……”

  15日,微博粉丝达65万的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袁裕来,以一条“政府有权出售城市?”的质疑微博,获得了12小时内转发上万次的响应。他质疑,凤凰县政府被曝和当地旅游公司合股成立景区服务公司,政府持股49%,旅游公司持股51%。“凤凰官方一意孤行强征‘进城费’,是在为公司上市做准备?”“政府不是凤凰古城的‘业主’,有什么权将凤凰私下交易支配和分割?”

  令43.6%网民不满的,正是躲这场“公私合营”背后的东西——凤凰县官方是不是在罔顾政府职能,执意与民争利?

  “凤凰古城‘进城费’风波,终究是个利益分配的问题。”网民“天晴下雨”总结。泛美传媒中文网的官方微博则反问:“凭什么地方政府和私企成立一家公司,就能将一座古城圈占起来为己所用?即便当地政府走了所谓的程序,也难说体现了程序正义,更遑论实质正义。”在网民“雪润无痕”眼中,一个普通的景区收费事件能激起全国的民意反弹,根本上是因为“美仑美奂的湘西人文古城,沦为政府挤压商户和居民生存空间、攫取游客的利益场。以收费求涅磐的凤凰,终将沦为被斩杀取卵的鸡。”

  面对一个旅游资源,政府应有的职能是什么?这场舆论风波,终于将这一关键问题推出水面。

  在网民“江南fm”看来,凤凰县“出售”城市的法理前提只有一个:“须经古城中全体居民和商户的表决同意,既然将整座古城打包营销,城内所有居民和商户都应享有营销收益的分配权。”

  《京华时报》评论称,凤凰县政府看似算得很精,可是,他们恰恰忘记了两条:“其一,凤凰古城这笔资产既不属于政府官员,也不属于旅游公司老板,而是属于全体人民;其二,对古城,政府只有管理保护的义务,却没有借机发财的权利。”

  “政府应是市场监管者,不越位不缺位,才是现代政府应有的作为。湘西如画的边城不该承受如此喧嚣。政府职能的转变,期待凤凰涅槃。”在凤凰古城自己制造的这场“进城费”喧嚣中,《人民日报》的上述微博评论,显得格外语重心长。

  “好女不嫁‘凤凰男’,因为每次上门都要钱。”这是4月14日,一句“横空出世”的网络流行语。让它两天内获得3000余条转发的动力,则是“中国最美小城”湖南湘西凤凰古城,被质疑了近一周的门票新政。

  4月10日,沈从文笔下的古镇凤凰正式由“边城”变成了“围城”。当地政府于3月中旬单方宣布:所有游客必须缴纳148元“进城费”才能入城,而此前,游客逛古城是免费的,只有参观9个特定景点才需交费。对凤凰本地居民来说,除了本人和直系亲属外,其他亲友“串门”也需交钱。

  11日,古城内众多商户自发罢市抗议“进城费导致散客锐减”,被凤凰县官方定义为系“无证导游、拉客人员”组织、唆使;12日,凤凰县官方与100多家客栈老板座谈,副县长高湘文称,商户必须度过阵痛期,“很多人不在乎门票多少”;14日~15日,家住该景区的小伙儿黄田被曝出“想带女友回家见父母”被拦,因为检票人员认为“女友不在免票政策之内”。而凤凰县官方对此戏剧性一幕的回应是:正常,规矩定了就该严肃。

  据中青舆情监测室统计,6天内,关注凤凰古城“进城费”的日均新闻数,从1000余条攀升至2300余条。日均微博数量从1.2万条攀升至8.4万条,近50万网民参与讨论。截至发稿,凤凰古城“进城费”已发酵为当日最热舆情事件。而中青舆情监测室对1000条网民留言进行抽样分析后显示,对“进城费”一事持否定态度的,占到91.3%。

  “本来是一起单纯的景区收费事件,最后却演变成了一部政府‘乱决策’和‘舆情回应失当’的反面教材。”网民“巴拉拉小魔仙_90771”的评论一针见血。

  15日,“凤凰居民带外地女友回家被索票”一事,高居百度新闻热搜词第四位。不少网民调侃:“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莫过于见凤凰婆婆前须交148元门票”。另一部分的网民,则敏锐嗅到了调侃背后政府“拍脑瓜决策”的一面。“对凤凰这么一个‘城在景中,景在城中’的社区型景点来说,请问‘本地居民和直系亲属不要票’怎么执行?是凭方言,还是出示证件?凤凰人结婚是不是不摆酒席,因为宾客要买票进场?外地媳妇到凤凰过年,是不是要随身携带结婚证?”网民“万能阿曼_69416”反问。

  在中青舆情监测室对900余条否定“进城费”网民意见的统计中,23.6%就指向政府决策的不科学,而“好女不嫁凤凰男”只调侃出了其不科学的一面。

  在另一面,12日,面对众多商户的利益诉求,高湘文副县长又出雷语:“很多人不在乎门票多少。”此“拍脑瓜”论断一出,立即遭到现实和舆论双重“滑铁卢”。据凤凰县官方透露,收取“进城费”后4天内门票进账已达227万元。但是散客的票却只卖了200余张,游客人数降为去年同期的38%。媒体披露,原本宾客满座的家庭旅馆,上周末的入住率亦不足五成,有的旅馆甚至上演“零入住”。“很多人不在乎门票多少”也引来新华社刊文质问:“统计数据显示,148元的门票接近湖南当地一个农民月纯收入的1/4。你说这样的门票价格,普通游客会不会在乎?”“门票多收‘三五斗’,00336看开奖记录,游客量少了五六成,看似算得很精,却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”有媒体这样慨叹。

  网民否定意见中,质疑凤凰县官方决策不公开、不透明的声音更大,占到32.8%。

  “收费令”是否经过了听证程序?按照凤凰县副县长蔡龙的说法:凤凰古城门票由于是新定价格,而非涨价,故不需要听证。此言一出,立即引来“拍砖”无数。《旅行家杂志》官方微博发问:“景点收费本也无可置疑,只是收多少是合适的?收取的费用怎样合理分配?是还利于民,还是用于古城维护?这些都太模糊。”网民“耗儿女儿”也称:“我赞成适当收费和限制人数,以保护古城风貌。不能接受的,是模糊的收费流向,和政府傲慢的辩解态度。”网民“桀骜之风”则一声叹息:“对于收门票,若没有任何监督,到头来还是肥了‘看不见的手’……”

  15日,微博粉丝达65万的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袁裕来,以一条“政府有权出售城市?”的质疑微博,获得了12小时内转发上万次的响应。他质疑,凤凰县政府被曝和当地旅游公司合股成立景区服务公司,政府持股49%,旅游公司持股51%。“凤凰官方一意孤行强征‘进城费’,是在为公司上市做准备?”“政府不是凤凰古城的‘业主’,有什么权将凤凰私下交易支配和分割?”

  令43.6%网民不满的,正是躲这场“公私合营”背后的东西——凤凰县官方是不是在罔顾政府职能,执意与民争利?

  “凤凰古城‘进城费’风波,终究是个利益分配的问题。”网民“天晴下雨”总结。泛美传媒中文网的官方微博则反问:“凭什么地方政府和私企成立一家公司,就能将一座古城圈占起来为己所用?即便当地政府走了所谓的程序,也难说体现了程序正义,更遑论实质正义。”在网民“雪润无痕”眼中,一个普通的景区收费事件能激起全国的民意反弹,根本上是因为“美仑美奂的湘西人文古城,沦为政府挤压商户和居民生存空间、攫取游客的利益场。以收费求涅磐的凤凰,终将沦为被斩杀取卵的鸡。”

  面对一个旅游资源,政府应有的职能是什么?这场舆论风波,终于将这一关键问题推出水面。

  在网民“江南fm”看来,凤凰县“出售”城市的法理前提只有一个:“须经古城中全体居民和商户的表决同意,既然将整座古城打包营销,城内所有居民和商户都应享有营销收益的分配权。”

  《京华时报》评论称,凤凰县政府看似算得很精,可是,他们恰恰忘记了两条:“其一,凤凰古城这笔资产既不属于政府官员,也不属于旅游公司老板,而是属于全体人民;其二,对古城,政府只有管理保护的义务,却没有借机发财的权利。”

  “政府应是市场监管者,不越位不缺位,才是现代政府应有的作为。湘西如画的边城不该承受如此喧嚣。政府职能的转变,期待凤凰涅槃。”在凤凰古城自己制造的这场“进城费”喧嚣中,《人民日报》的上述微博评论,显得格外语重心长。